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果何人哉 > >正文

恋爱吧,就像不曾受过伤害一样

时间:2021-10-06 来源:滕定公薨网
 

  苏瑾并没有想过在走之前还能再遇见颜博,而且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其实这六年,并不是一次交集也无。

  一次,是她考上研究生那年,一帮人拉她出来庆祝,她心血来潮,竟然领着浩浩荡荡的一伙人徒步走了一个小时,去他第一次带她出来聚餐的那家烤鱼馆。快走到门口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他和一男一女站在旁边一家音乐会所的门口。

  她当时心里一窒,连忙低下头,夹在一群人中间,迅速地溜了进去。点菜的时候,却故意挑了面对窗户的位子,果然,没多久就看到他从窗外走过,淡淡的笑着。

  他也许看见了她,也许没有看到,不过,总是一样的。

  还有一次,是研二那年,她原本要发在期刊上的一篇论文,被人捷足先登。她整整半年的心血,一年的实验数据全部泡汤,导师拍了拍她的肩,轻描淡写地说:“做学术的,这种事太多了,没办法,重新找个选题,再来吧!”

  那一晚,她一个人在操场的台阶上坐着,哭到肠子都要断了,最后掏出手机,写下一行字:我很想你。然后理所当然地摁下那个她四年都没拨过了的号码。

  她等到半夜,手上的手机也没有再次震动。第二天,发烧烧到40度,住了一个星期的医院,才慢慢又好了起来。

  她也没有忘了,是她亲口说出:“颜博,我们算了吧!以后,就算我们迎面走过,你也要当作没看到我;就算我哭着,死皮赖脸地回来求你,你也绝对不要再理我。就当是我求你,为我做的最后一件事。”

  她真的以为,这一生,也就这样过去了。

  然而,偏偏让她又遇到他。

  苏瑾又遇见颜博。

  台上新郎倌正被司仪逼着唱现在网络上最流行的“老婆老婆我爱你”,本来就五音不全,又因为紧张,几次忘了台词,台下顿时哄笑一片。

  苏瑾也笑,不过也只是唇角微微地上扬,今晚第一次,她敢抬起头,看向对面闲适坐着的男子济南治疗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却不想被逮了个正着,那人直视她的眼眸,微微一笑。

  按规矩,新郎新娘敬酒时要先从主桌开始,也就是他们这桌。她是新郎的结拜小妹,而他是新娘的顶头上司。

  他以前就常怪她,乱七八糟的大哥太多,随便去一家饭馆坐着,一桌上里面十个有八个是她认的大哥。

  敬过一巡后,新郎一把将旁边的苏瑾拉起,微笑着说:“颜检察长,这位是小妹苏瑾,高才生啊,下个月要去美国读博士!”

  苏瑾局促地站起,有些尴尬地站在那里。

  边上的人捅了捅她的胳膊:“发什么愣,敬酒啊!”

  她于是随手拿起桌上的酒杯,对着对面的人说:“我敬您一杯,颜副检察长!”

  人人都知道,坐在这里的颜博下个月就会升任本市最年轻的检察长,这几年,他平步青云,背后议论虽然多,但是见了面,谁不客客气气地称呼一声“颜检”。

  只有她,偏不。

  然后对面那个整晚沉默,表情阴晴不定的男子却突然微笑着站起,一脸笑意,又很淡很淡地说:“你好象拿错了我的杯子。”

  苏瑾七岁那年,她外公也就是当时省高院院长光荣退休,在退休晚宴上,她因为一句话,一鸣惊人:“外公,你不用太伤感。将来,我一定会代替你坐上这个位子。”

  苏瑾十六岁那年,以全市第一名的成绩直升省重点,庆祝宴上,她举着酒杯,对着一桌子法院的、检查院、公安局的舅舅、阿姨一干人等大言不惭:“长江后浪推前浪,你们都应该有危机意识,不然,总有一天,说不定我会超越你们。”

  真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当年同辈中只有她一个是女孩,可是外公却只为她写下八字评语:“勇敢无畏,豪气万丈”。

  从此,她就真的以为,这世界上,只有她不想做的,没有她做不到的。

  苏瑾一心一意想学法律,所以高考填志愿的时候,她报考的是全国法学身体抽搐是怎么回事?第一名的大学,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她就会跟他们家里的大部分人一样,学习、毕业、工作,然后不停地升职、升职。

  是“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所以,意外就发生了。

  那一年高考最后一天,苏瑾突然莫名其妙地拉肚子,泻了一天,她最强悍的那门政治当然考了个乱七八糟。

  经过他们一家各个部门的分工合作,调查、取证,最后得出这起事件的真相就是:前一天晚上,她因为嘴谗,抢了八岁表弟从街口用五毛钱买来的过期的一根冰棍。

  所以,结论就是:苏瑾咎由自取,不得上诉。

  苏瑾填的是服从志愿,于是,她就被那所文科赫赫有名的大学里与法律最最不着边际的环境工程专业给录取了。

  她是郁闷了,不过全家都大松了一口气:想想将来有一天,如果真的要被这小丫头睬在脚底下,那还真是生不如死。

  这一事件导致的最终后果就是,那年录取通知书下来以后,苏瑾一边沮丧,一边收到很多红包、礼物,简直要什么有什么,颇有收受贿赂之嫌。

  进大学之前,她连什么是环境工程都不知道,只听到家里人轮番安慰她说:“这个专业前景好啊,有前途!”

  就算再有前景,在一个文科类的大学里念理科,能有个屁前途?

  当时的苏瑾整个一怀才不遇,郁郁不得志的青年,以至到了开学,来接新生的师兄们都以为见到了林黛玉,男子特有的怜香惜玉的感情一下泛滥开来。

  等到他们大彻大悟的时候,已经悔之晚矣!

  所以,他们系里流传着一句话,至今用来教育人们不可以貌取人,也是用来对苏瑾的评价:“外表林黛玉,内心薛宝钗”。

  其实,苏瑾的样貌确实很有林妹妹的感觉,脸细细的,嘴小小的,睫毛舜下来的时候,总是给人楚楚可怜的错觉。不仅脸蛋,身材也尤其瘦小,经过一个暑假的茶饭不思,更显柔弱,米60的个头,40公斤,走在路上,都会担心她会不会癫痫病手术费用需要多少被风给吹倒了。

  当苏瑾大概知道什么是环境工程之后,发现自己根本就是上了贼船。三个班,一共63个人,4个女生,除她以为,全都是奔着名校的牌子进来的。

  她懊悔之后,立刻找到了新的乐趣,就是跑到他们政法学院去旁听。还没进学校之前,她就已经对这所学校的政法学院很熟悉了,他们家学法律的,大部分都是里面出来的。甚至哪个教授有哪句口头禅,她都了如指掌。

  苏瑾在政法学院里一个大一新生那抄下一张课表,自己班上没课的时候她就跑到他们班去听,每次听得还有滋有味。其实这么多年耳濡目染,总是有些基础的,所以有时候甚至喧宾夺主,颇得几个教授的喜欢。

  那一天,其实她原本想听得是民法,结果教授进来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记错了时间,今天这个教室上得是大三的行政法学。

  老教授在上面昏昏欲睡地讲,她在下面昏昏欲睡地听,只等着快点下课解放。

  然而,在下课前五分钟,老教授竟然突然提问:“颜博,这个案例怎么分析?”

  然后,她就看到在她的左后方站起一个高个子男生,大概一米七八的样子,穿着一件干净的白色衬衫,手里拿着一支笔无意地转着,镇定自若地答道:“孙氏兄弟可对县公安局的处罚决定不经申诉而直接起诉。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被处罚人不服公安机关的处罚裁决的,应在收到处罚通知书之日起5日内向上一级公安机关申诉,对申诉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

  很少有男生会穿着白衬衫,因为容易弄脏;更少有男生穿着白衬衫还会这样帅,帅得她都睁不开眼。

  他几乎就像是一道光,一下子照进了苏瑾的心中,她的眼里全部是他的幻象。

  那晚,她第一次体会到失眠的感觉,寝室卧谈她不是没有参与讨论过,她也知道什么是情窦初开,什么是一见钟情,可是,她根本什么都没有经历过。

  从小到大,她接受的教育就是男女平等,在她心里,男女之癫痫会导致嘴巴无缘无故流口水吗间没有本质的区别,所以在她心目中,也许都没有男女的观念。她跟每个男生要好,那是因为,他觉得他们和她一样,是兄弟、是姐妹、是手足。

  可是颜博,她还只知道他叫颜博,那些心悸和心慌,似乎全都一下子不确定起来。第一次,她觉得无措、不安,就这样恍恍惚惚地过了一个星期。

  第二个星期,她竟然情不自禁地又走进那个教室,直到再次见到他,她的整颗心安静下来,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声音:“原来你是喜欢上他了!”

  苏瑾是谁,她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她要不到的东西。确定了自己的心意,反而激起了她无限的斗志,不就一个颜博嘛,她就不信她苏瑾会搞不定。

  后来,她就坐在他后面一排左边的位子上,这样就可以光明正大又清楚地看到他的侧脸,以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或皱眉,或浅笑。

  她在心里反复演练怎样自然地开口喊出一句“颜博”,然而,直至铃声响起,他抱着书本走出教室,她还是呆呆地坐在那里,一句话也没说。

  原来,这世界上,也竟然还有她苏瑾不敢做的事。

  考虑了很久,她觉得这件事已经严重到她一个人无法单独解决的地步,她绝对有必要寻求外援。所以,有一晚,寝室卧谈会上,在大家兴高采烈地讨论各自喜欢的“好男儿”时,苏瑾突然吞吞吐吐地开口:“你们……谁……认不认识颜博……”

  整个寝室一下安静了下来,一分钟后,所有的矛头指向她,“你看上她了?”,“什么时候的事?”,“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在苏瑾吞吞吐吐,半遮半掩地将自己连日来的感觉和盘托出后,寝室里又是一分钟的静默,然后,不知道谁恍然大悟般说了一句:“这么说,你还只是暗恋啊?”

  她一向争强好胜,心里那团火苗一下窜上来:“什么暗恋,我偏要弄个明恋出来!我苏瑾在此发誓,不追到颜博,誓不罢休!”

  到底是年少气盛,这世界上,哪会有不罢休的事情?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